玩不够

都喜欢

[楼诚]心事 04

01 & 02 & 03

 

 

 

 

 

一餐饭被明台闹得硝烟弥漫,最后只留下明楼阿诚两个,阿诚食不甘味,搁下了筷子看着明楼。

明楼夹了菜放在阿诚碗里,又把桌上的菜统统往阿诚面前挪了挪,目光殷切道,多吃点。

阿诚不去动碗里的菜,自己拿两只空碗来添了汤,递给明楼一碗。

明楼也搁下筷子问他,饭不吃了?

阿诚端了汤碗起来遮住半张脸说,不吃了,我刚才就想喝汤来着。

“和孩子置什么气呢?”明楼笑,“这一大锅汤还不够喝么。”

“我置什么气?”阿诚冷笑,“凡事都要讲究先来后到是不是?该他的什么时候轮到我了?”

明楼看着阿诚慢慢把自己碗里的汤喝完了,自己接过来替他又盛一碗,赔笑道,我这里不分先来后到。他的是他的,你的是你的,先来的,未必好。

 

 

 

晚饭后明楼坐在沙发上看报纸,阿诚在旁边百无聊赖地一面剥柚子一面注意着二楼的动静。

等到把一整只柚子的肉都拆出来了,他看一眼明楼,报纸一页都没有翻过。

“这么小的字,看久了眼睛痛。”阿诚把柚子递过去,“休息一下。”

明楼心绪纷乱,觉得太阳穴一跳一跳地疼,低头皱了眉不说话。

阿诚原本随意坐着,看见明楼这样,立即跪下去观察他的脸色,手搭在明楼膝盖上问,“又头疼了?”

明楼点头,阿诚于是替他摘下了眼镜,站到他身后去轻轻按揉太阳穴,几分钟按下来,头痛舒缓不少。

“好多了。”明楼抬手示意阿诚停下来,“已经不疼了。”

阿诚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手又搭到明楼肩膀上一下下捏着,“一个姿势坐久了不好的,看你肩膀僵成这样子。”

明楼把报纸叠好放到茶几上,转身朝阿诚笑了一下,“有什么吩咐?”



 

阿诚虽然做得一手好菜,在厨房里的行事作风却是粗放豪爽型,做好菜之后锅碗瓢盆一片狼藉。

明楼看来看去竟不知从何下手,半天才下定决心,两根手指拈了一只碗放在水龙头下面冲,水花很快溅得到处都是。

“哦哟。啧啧啧。”阿诚原本只想找点杂事给明楼分心,看见明楼洗个碗都万分艰难也只得作罢,“好了好了,大少爷,你不要动了。”

明楼从善如流地把碗放回水槽里,转身就准备出去。

“哎。”阿诚紧张兮兮地拦在门口,“你不要出去。”

明楼抄着手,好整以暇地看着他,“你怕什么?”

还不是怕你和你弟弟闹出点什么事情来,阿诚心里叫苦,面上却恶狠狠瞪了明楼一眼。

“连明台都知道要来帮着做点事情,你呢?饭么不会做,碗么不会洗,四体不勤五谷不分,简直是骄奢淫逸,好吃懒做。”

明楼突然被扣了这么多帽子,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,正在尴尬的时候阿诚扔了一块布给他,“你负责把我洗过的碗揩揩干。”

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,讲些旧年在巴黎自己开伙时的事情,几只碗洗了快要一个小时。

 

 

 

明日的计划太过重要,晚上刚刚过了九点钟,一家人就各怀心事地回屋休息了。

明楼睡不着,午夜时分又出来倒茶喝,看见阿诚坐在楼梯上发呆,大衣也没有披一件。

“不是叫你早点休息?”明楼走过去坐到阿诚身边,“不听我的话,想什么呢?”

阿诚侧过身去看着明楼,眼睛里映着柔和的月色,“你想要明台听话,还是不听?”

明楼抬眼望向二楼,盯着明台的房门看了许久才说,明台的性子啊,这个家里总有一天留不住他的。我要他学着独立,学着长大,学着在这乱世中带着信仰生活下去。

阿诚接着问,那我呢?

明楼站起来,诧异地把眼神移回到阿诚脸上,居高临下地看着他,声音几不可察地颤抖了一下。

“你也要走?”
 

 

 

阿诚跟着明楼站起来,脊背挺得笔直。

“我一辈子跟着先生。”

 

 

 

 

End.

我就问一句 官方还给不给活路?!给不给了?!好想转型去写虐哦(微笑

总之被官方甜到丧失自理能力的lo主觉得自己需要去冷静一下_(:зゝ∠)_

 

 05

 

评论(17)

热度(160)